新版医保目录从2020年1月1日开始执行,作为构成我国基本医保制度的元素之一,医保药品目录事关全体参保人,堪称“全民药方”,每一次调整都至关重要。

此次医保目录调整的关键词是“调整”和“降价”。以前调出呼声较高但一直没有调出的部分药品,这次被果断调出。不少临床必需、效果很好,却因价格较高、担心调入会增加基金负担的药品,这次被果断调入。新增加70种药品,其中很多涉及癌症、罕见病、慢性病的新药、好药,平均降幅达到60.7%。这意味着不仅减轻了广大参保人员药品负担,而且可以提升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益和医保制度的公平性,让医保基金和个人的钱都用在刀刃上。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全面小康离不开人民健康,基本医保目录要担负起“全民药方”的职能,实实在在地给群众带来更多健康保障。

孙红雷 这个苟活的大哥演得很难受

台词讲究隐喻不少伏笔很多

此外,手持云台销量同比增长294%,大疆无人机销量甚至比2019年双十一还高出108%。

5G手机也进一步成为消费热点,年货节期间,5G手机整体销量TOP3品牌为华为、荣耀、小米。消费者年龄主要集中在25-36岁之间,占总体60%。

《新世界》讲述的是北平和平解放前22天里发生的事,电视剧的镜头、台词都非常细腻、讲究,称得上处处是戏,近年荧屏上文学色彩如此浓厚的作品不多。剧中有不少隐喻,也有很多伏笔,三兄弟离开紫禁城时,徐天走了天安门,铁林走了午门,大哥金海走了南池子,预示了三人命运的不同走向。

孙红雷从未接触过徐兵的作品,一次机缘巧合看到了《新世界》的剧本,他很快就被吸引了。但孙红雷也有顾虑,演员总是不可避免地会被观众提及曾经塑造过的形象。孙红雷起初就担心金海会和《征服》中的刘华强有所重复,“因为大家很早以前就对我有了定型,‘中国第一坏小子’、‘大哥’、‘黑道人物’都是从《征服》来的,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突破自己,毕竟演员的天职就是要塑造各种各样的人物。如果一直重复刘华强、余则成,我觉得会对不起我的角色。”

“金海是硬生生把自己的性格扭曲成这样的,只能忍耐不能释放”,这种压抑的感觉让孙红雷想起了《潜伏》中的余则成,“余则成是不怕死的,虽然他表面上云淡风轻的,但是内心的波动是我们可以从细微之处察觉到的。金海不同,他是苟活,他是从里到外都要把自己收住的。”最后他还打趣道:“演这个角色每天不起水泡就不错了,连火锅都不敢吃。”

众所周知,曾经的“春运三样”分别是土特产、方便面、保温杯。如今随着高铁里程数的不断增加和全新消费理念的普及,人们不仅返乡时间有所缩短,“春运新三样”也随之出现。

《新世界》播出后,争议最大的也是徐天。这个二十出头的愣头小伙儿确实不是那种以往谍战题材中双商在线光环附体的男主角。对他来说,贾小朵就是“他的北平”,未婚妻惨死在警署外,人物由此陷入疯魔,揣着一颗想杀人的心,逮谁和谁玩命是非常准确的呈现。直到第二次从柳如丝家出来,路过和贾小朵温情互动的小河边,摔倒在冰面上的徐天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这时人物的心智才算是缓过来点儿,之后渐渐走向明朗。

去年春天,孙红雷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自己强忍泪水的照片,这正是他完成《新世界》最后一次拍摄的时候,因为杀青的不舍,孙红雷哭了两次,“《新世界》和我以前剧组的组风都不太一样,它很学术,每天和导演徐兵还有我的对手们一起碰撞很过瘾。”

让人意外的是,一向自信十足的“孙漂亮”对《新世界》中的造型并不是很满意。为了饰演好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黄成栋,孙红雷主动增肥25斤,由于时间紧迫,他还没有减重成功就参与到了《新世界》的拍摄中,在孙红雷心目中这两个形象应该是完全相反的,“黄成栋在我脑海中是个走起路来肉都扇呼的胖子,而金海是一个精瘦干练的人,所以我在肥瘦的程度上没掌握好,在形象上是有损失的,很对不起导演,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合作的话,我一定达标。”

饰演与刘华强相似但又不同的金海对孙红雷来说是一种挑战,这两个角色在灵魂层面有质的区别,孙红雷觉得这次如果能把微妙的不同展现出来,首先是编剧和导演的胜利,其次也是自己的小小成绩。

《新世界》再现了新旧世界交替前风起云涌、波谲云诡的北平城。剧中三兄弟被国民党士兵抓进紫禁城里的场景让人不胜唏嘘,军车穿过驻扎在皇城宫殿间密密麻麻的部队,那是大时代洪流下一个个渺小的个体,北平这座千年古都也面临着不可预知的明天。在火车站外枪战的场景中,一位盲人算命先生手中的幡子上书“命”“运”二字,他在四散奔逃的人流中摸索着,最后呆立在双方枪口的中间。观众看到的,是对战中被裹挟其间不知前途命运在何方的芸芸众生。

剧中,孙红雷饰演的金海人狠话不多、心思缜密、不轻易外露出情绪,观众可以透过这个角色感受到旧世界中小人物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身上所背负的重担。金海的内心有温情的一面,在乱世之中,他也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妹妹大缨子(张晔子饰)、异姓兄弟铁林(张鲁一饰)、徐天(尹昉饰)就是他的铠甲与软肋。金海曾是个闯关东的土匪,一路从东北杀到北平报仇,最后杀出了自己的一方土地,还成功洗白成为北平城里职位不低的官员。这样一个原本个性张扬的人物,为了身边的人不在乱世受到伤害,刻意收起了自己的锋芒与犀利。

《新世界》中,孙红雷时隔多年再次出演“大哥”形象。在观众看来,比起《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暖爸”黄成栋,《新世界》中京师监狱狱长金海这个人物气质处于孙红雷表演的舒适区,他应该是信手拈来。但孙红雷却说,自己并不舒服,金海要收着演,这个大哥演得他有些难受。

当被问及未来还想出演哪种类型的角色时,孙红雷给出的答案是经纪人。在演艺界摸爬滚打二十余年,有欢笑也有泪水,孙红雷希望带观众走进演艺圈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因为我了解这里的生活,所以我想把演艺圈真正的生活拍给观众看看。”

这一幕幕越发让人觉得,为保古都民生,以田丹为代表的共产党人,不惜牺牲生命走进这座城,与国民党守军展开和平谈判意义有多重大。在昨晚的剧情中,徐天问田丹:“共产党都不怕死吗?”田丹反问:“你呢?”“死得值就不怕。”“保几十万条人命,保紫禁城、故宫、内九外七十六城,算不算死得值?”

唤醒徐天的是万茜饰演的女共产党员田丹,她是学过心理学的海归精英,肩负着和平谈判的使命和父亲一起来到北平,她一眼能看出徐天的与众不同。这个处变不惊、算无遗策又武力超群的女主角可谓神一样的存在,一出场就在火车站外气定神闲手撕保密局行动组,接着又上演了闲庭信步式的越狱,要说神是神了点,但人物是立起来了,这个角色后面会成为徐天的精神导师,开挂也在情理之中。

数据显示,1月15日至17日,桶面、火腿肠、小火锅、松花蛋肠、保温杯销量分别环比增长98%、109%、112%、97%、139%。李子柒、王饱饱、三顿半等网红产品销量也有所增长,消费者年龄集中在35岁以下。

当前我国社会经济发展迅速,各阶层的医疗需求水平也出现差异,广大群众对医保目录的要求已经从“吃上药”上升为“吃好药”。因此,基本医保目录肩负着兜住人民最基本的需求和让群众享受更多好药的双重重任。为了积极回应民生诉求,国家医保部门代表广大患者与药企进行集中采购谈判,很多药品都谈出了最低价――丙通沙等海外市场的天价神药进入医保,更多好药进入“普惠模式”,这充分说明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和最大范围保障公民健康利益的制度优势。

电视剧开篇,多种手法勾勒出旧世界的冰冷、荒芜和扭曲。十集过后,剧集开始扎扎实实讲述“新世界”是如何到来的。围城中,小人物们各自寻找着生路,他们将逐渐与“新世界”相遇。画面里,北平的天还没亮透,70集的长度,好戏在后头。 本报记者 邱伟

在1949年的北平城里,徐天是最与众不同的。剧集开篇,旧政权大厦将倾,各色人等都在筹谋出路,国民党的散兵游勇都在用武器和地头蛇换烟土。兵荒马乱,只有徐天还在一心一意干警察的差事。他心思单纯,没出过北平城,不关心什么党派,就觉得自己“就是一小警察,给白纸坊一片当差”,他脑子里只想着拿贼,心里只装着贾小朵。

要让“制度优势”真正变成群众的“幸福感”,新版医保目录调整“扩容”和“降价”只是第一步。为使目录最大程度释放健康福利,各地医保部门、医疗机构和药品生产流通企业的落实还要更给力。各地报销政策如何与新版目录衔接;如何探索按病种付费等新的支付方式;能否通过慢性病患者报销比例上的倾斜,避免他们小病拖大;怎样给予药企偏远地区配送补贴,让基层群众享受医保目录红利;怎样促进医疗机构合理用药;怎样保障降价后的医保药品供应……这一系列的问题,既需要各地医保部门、卫生主管部门等单位精心设计方案,也离不开医疗机构和药企的密切配合。

这样的开头可能让部分有口味偏好的观众不适,比如追求烧脑的会觉得剧中的武侠风不严谨,习惯了悬疑风格的迟迟等不到剧情反转,看生活剧的抱怨故事太生猛人物太豪横,喜欢江湖片的又不满剧中家长里短的磨叽。但类型杂糅并没有影响叙事的流畅,更在剧集开篇丰富了塑造人物的手段。两条叙事主线,贾小朵的死和女共产党员田丹入局,带出剧中三兄弟的人物关系、性格特质和潜在矛盾。大哥金海是京师监狱狱长,他义薄云天、心思缜密,重情义也懂世故,努力在乱世中保全家人的性命。在保密局任职的老二铁林活得最拧巴,他本性懦弱,家里见妻怂、工作窝囊废,却一心想出人头地。老三徐天一腔热血敢孤身犯险,直来直去也不知进退,执拗起来不管不顾。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