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农民工返岗复工的“三道关” | 每日快评·战疫系列178

3月15日凌晨,72名湖北潜江籍人员乘坐大巴回到务工所在城市浙江绍兴,标志着点对点、一对一安全有序启动湖北籍农民工返岗复工的开始。为帮助务工人员尽快返岗复工,潜江组织“专车”,“点对点”全程护送务工人员赴绍兴,将统一送至隔离点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隔离期间的费用和生活物资由绍兴市政府承担。绍兴市表示,在做好健康管理、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将继续采取“点对点、一站式”包车方式,接回更多湖北籍务工人员。

第二道关是“上路关”。由于正常交通秩序尚未完全恢复,很多人要出门只能自驾或包车,但大多数农民工没有汽车,进一步增加了农民工的返岗难度。流出地与流入地协商安排“点对点”返岗,办法虽好也受欢迎,但还没有普遍推开。

要想拆除阻碍农民工返城返岗的关卡,首先得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各地各部门各单位不能僵化理解疫情防控,不能为了怕担责、图省事而“一刀切”、不作为,让办理返程手续的农民工四处碰壁,陷入“‘证明我妈是我妈式’的死循环”。

让农民工顺利返城复工,还要下“绣花功夫”。

此外,政府将为困难群体代缴养老保险费。办法规定,建档立卡未标注脱贫人员、低保对象、特困人员及城乡重度残疾人和精神智力残疾人等困难群体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由政府按不低于每人每年120元标准代缴部分或全部养老保险费,并给予不低于每人每年30元政府缴费补贴。

农民工之所以回不去、上不了岗,除了一些企业因疫情影响用工需求减少等客观原因,也与一些流出地与迁入地有关部门积极作为不够大有关系。中央要求抗疫与复工复产两手都要抓,要求分区分级,但一些地方在“两手抓”的问题上还没有做到两手都硬,分区分级好政策也遭遇落地难。这就导致农民工即使办有“健康证明”、无感染人员密切接触史,要想顺利返岗,至少要过三道关。

第三道关是“隔离关”。来自湖北等疫情较重地区的农民工,在家乡已实际上被隔离了快两个月,返城后仍然要到指定地点隔离14天,有不少需要他们自己掏钱。农民工担心,“辛辛苦苦干半年,才能挣回隔离钱”。

今年1月,浙江省宁波市某公司自香港进口一批重约48吨的PP副牌粉末,申报规格中注明为白色粉末,100%聚丙烯,用于制作塑料盒等塑料制品。

在养老金调整上,办法要求统筹考虑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物价变动和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等其他社会保障标准变化情况适时调整省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有条件的地区可根据本地实际调整。

让农民工顺利返岗复工,要善用“健康码”。用好“健康码”,就是为了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为人员正常流动提供便利。其实,许多农民工已在村、在家“隔离”近2个月,而且关于他们有没有感染患者接触史、有没有疫区出行史等信息,通过大数据等手段均可获知。只要路上“点对点”,是否还要隔离14天?即便为万无一失仍要隔离,流入地政府能否都像绍兴等地一样,为收入本就低微的农民工买单?

而宁波海关所属北仑海关对该批货物实施查验时发现,该批呈不规则块状的货物存在异味,并且有潮湿感、可捏碎,与申报规格存在明显差异。

在养老待遇上,办法对缴费年限超过15年的参保人,每超过1年每月加发不少于3元基础养老金,体现多缴多得;对年满65周岁及以上的高龄参保人,每月适当加发基础养老金,体现对高龄人员的关怀。同时,建立丧葬补助金制度,并规定全省统一的丧葬补助金最低标准。

农民工返岗难,湖北籍农民工返岗更难。如今,这个难题正在破解,对急切返工挣钱的湖北籍农民工,无异于雪中送炭。潜江—绍兴之后,3月15日,又有16辆大巴从湖北蕲春县城出发,通过“点对点、一站式”的方式,将428名返岗农民工送往浙江玉环、广东东莞、深圳、江门等地企业务工。

在个人缴费档次标准上,根据近年广东省城乡居民收支增长情况,办法调整个人缴费档次标准。将原10个缴费档次调整为每年180元、240元、360元、600元、900元、1200元、1800元、3600元、4800元9个档次。

宁波海关关员发现货物呈不规则块状。宁波海关供图

最终,经鉴定,该批货物实际为我国明令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目前,这批“洋垃圾”已移交后续部门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农民工滞留家乡不能返岗,时间越长就越是焦虑不安。前两天,网络上一位贫困地区农民工给当地政府部门打电话诉不能外出返岗之苦,让人动容。这位农民工兄弟非常通情达理,他理解防控疫情的必要,理解封闭社区的必要,但是,快两个月了,健康的人还是不能返岗,没有收入,坐吃山空怎能不慌?

党中央国务院对农民工返岗复工工作非常重视,推出了相关政策,做出了系列部署。像“点对点”一站直达包车业务,全国已有许多省份推行。但面对还有约一半的返乡农民工仍猫在家里,类似“点对点”包车直达的“硬核”措施还应该再多一些,这就有赖于劳务输出地和用工方更紧密细致的组织协调,有赖于公路、铁路、人力资源等有关部门的更强有力沟通合作,全链条无缝隙为农民工返城返岗提供精细服务。

有些地方更加暖心,比如此次潜江务工人员“点对点”返回绍兴,所有务工人员的交通和食宿费用全部由潜江市政府负责,抵达绍兴后14天隔离期的费用和生活物资,将全部由绍兴市政府承担。这充分证明,潜江与绍兴,以及其他类似“暖心”安排的流出流入地,是真的在为农民工返岗办实事。

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要求,宁波海关组织实施禁止洋垃圾入境“蓝天2020”专项行动,多措切断洋垃圾走私供需利益链,推动禁止洋垃圾入境由治标向治本转变,形成“源头控、口岸防、国内查、后续打”的有机整体。(完)

总之,落实防疫和复工“两手抓”,要多下“绣花功夫”,切实消除农民工返岗复工的“梗阻”,保障他们从家门到车门,从车门到厂门,一路顺畅,尽快让工厂转起来,让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的农民工瘪了的钱包鼓起来。

贫困地区农民工家底可想而知,长时间“只出不进”,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据统计,2019年全国有2729万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在外务工。在疫情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早一点让农民工返岗复工,不仅关系到他们的生计问题,也关系到能否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否尽快步入正轨。

这些农民工是幸运的,因为目前还有很多农民工仍被困在家里,焦灼地等待返岗复工。在日前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透露,现在还有近半数返乡农民工没能及时返岗复工。

第一道关是“出村关”。当前,尽管多数地区已经是中低风险,但不少村组道路仍在实行管制,禁止人员流动,与中央关于分区分级防控的要求相背离。

让农民工顺利返城复工,要多提供暖心服务。目前,农民工返岗包车已纳入“绿色通道”,免收高速公路通行费。有部分用工单位直接承担包车费用,也有部分用工地政府以财政购买服务的方式承担全部或者部分包车费用。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