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20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网报道,虽然身为马来人,热爱华文的詹马利父女,不仅说一口流利的华语,在文字和书写的运用方面,也不逊于华裔。令人敬重的是,詹马利在独中执教奉献28年。

詹马利(75岁)自大学毕业后投身独中,曾一度从事其他工作,但最终还是回到独中,直到退休。

1972年至1975年,詹马利获时任首长敦拉曼耶谷的赏识,受委到首长署华人事务部担任民政官员。

詹马利本名是Jamau Satong。就读伦乐中华公学时,校长方永辉认为,中国铁路工程专家詹天祐成就非凡,加上詹姓较特别,为他取詹姓,取名马利。

他一直鼓励友族学华语,因为语文是工具,更是开启视野的钥匙,有助于自我增值,在职场上更有加分的作用。

“那个年代的华小跟国小相比较进步,再加上父母认为读华小比较有出息,就让我到该校就学。”

“在还没正式上学时,我就在家与父亲说华语,在学业上遇到难题时,也会请教父亲。”

詹马利在1977年回到母校三中任职,过后在1981年至1985年到沙巴建国中学、1986至1987年霹雳南华独中、1988年在美里廉律中学,再回到三中任教并担任教务主任直至2003年退休。

父亲鼓励下喜爱邓丽君歌曲

辗转行政职场后重执教鞭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0日上午8时,美国病例数已达到605例。

到了入学的年纪,因当地的国小只开班到三年级,小学高年级必须转到古晋就读。詹马利父亲嫌麻烦,就把他送到当地的伦乐中公就读。

此外,他也喜欢听中文歌,尤其是邓丽君及刘家昌的歌曲。詹马利早年曾活跃于政治并四处演讲,每当一开口说华语,观众无不表露惊讶的神情。

戴头巾,笑容甜美的她,每次一张口说一口流利的华语时,总会让身边的人惊讶。

“那时,伦乐商店的老板们都是我的华语启蒙老师。遇到不认得的字时,我就会请教他们。”他笑称,商店的老板以客家话或福建话教导他,导致其华语带有方言口腔,闹出不少笑话。

即使到了独中,学术成绩方面也不输给华人。高中时更是入读甲班,成绩一直保持在前10名。

她说,父亲从小就鼓励她听邓丽君的歌曲,不只因为好听,也希望她从歌词中加强掌握华语的能力。在去年的“玩转古晋”活动上,她更献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让许多人赞叹。

“种族之间互相了解和尊重很重要,砂拉越的马来同胞比较开放,能与其它同胞和谐共处。”(李佩芝、陈家如)

帮助华巫纠正彼此关系

不仅仅是NASA,此前加州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要求其员工在家工作。据美国“商业内幕” 网站报道,脸书公司已经指示加州门洛帕克总部和其他办公室的员工在家工作,以“将传播新冠病毒的风险降至最低”。谷歌、推特、微软和其他在加州设有办事处的公司也指示员工在家工作。

詹马利认为,马来西亚为多元文化的国家,种族之间应该开放,要善待和帮忙其它种族。

詹马利还鼓励詹诗敏到吉隆坡新纪元大学学院报考汉语水平考试,后者也不负所望,在汉语水平六级考试总分300分中,获得270分的佳绩。

詹马利的女儿取名Jasmin,结合他(Jamau Satong)和妻子Minah binti Mahlie的名字,且是茉莉花的意思,所以中文名字便取其谐音,即“詹诗敏”。

在南洋大学主修地理科,副修马来语的詹马利在1969年大学毕业后,回到母校任教,但因为当时学生人数太少,仅任教一年后就不被续聘;他在1970年到西连民立中学当教务主任,负责教马来语及地理,期间还教过华文科。他在一年后,转到古晋圣伯特利学校教地理及马来语。

说詹马利从小到大一直是“学霸”一点也不为过。小学时时常参与数学比赛,甚至在比赛中名列前茅。

“我在高三时,遇到了贵人,即田绍熙和沈玉池把我推荐给时任中华总商会主席黄佛德,也因黄佛德的一句话,让我后来决定当教师。”

“很多人听到我开口说华语及了解我的教育背景后,告诉我他们也认识一个‘姓詹’的马来人,叫詹马利,我都会笑着对他们说:“那是我老爸。”詹马利从小就鼓励詹诗敏参与华语讲故事、演讲及辩论比赛,培养她的会话技巧。

詹马利在成绩上一直名列前茅,杰出的表现让校长方永辉决定协助他报读古晋中华第三中学(三中)。

贵人黄佛德协助下决定志向

从小学术成绩名列前茅

报道称,该机构表示,他们周日收到确认信息,证实其中心内一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相信(此人)在艾姆斯研究中心的接触是有限的,但出于高度谨慎……艾姆斯研究中心将暂时进入强制性居家工作状态,直到另行通知。”

声明还提到,中心将为那些在实验室工作或者其他缺乏技术设施的员工提供进一步指导。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附属机构消息,只有必要人员才能进入研究中心,以保障生命、财产以及关键任务的正常运转。

选择到独中求学是詹诗敏自愿的,毕竟除了马来语,华语是她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语言。

“在伦乐,邻里和睦,即使是马来人,也以客家话及福建话跟华人邻居或商家沟通。”

詹马利小时候住在砂拉越边陲小镇伦乐(Lundu)。尽管是马来人,但父母及舅舅都会说客家话及福建话。

詹诗敏在父亲詹马利的培养下,从小就接触华语及中华文化。

对詹诗敏来说,詹马利是慈父更是严师。报考统考时,父亲还制定学习表,不准她看电视及玩电脑,严格监督其学习进度。

“1966年共有40名毕业生报考南洋大学,砂拉越包括我只有7人被录取,当中6个是华人。”

对从小就会说方言的詹马利来说,到华小就读,与师生沟通不是难事,反而认字上有困难。

因懂得中文,詹马利也充当起华人与马来人的“桥梁”,即当马来社群对华人不甚了解,他便会协助纠正,反之华裔对马来人有误解,他也会帮助交流。

詹诗敏除了爱看韩剧,也喜欢中国古装连续剧。她最喜欢苏轼的《水调歌头》,也爱邓丽君所演唱,以《水调歌头》为词的《但愿人长久》。

自小常用方言和华人沟通

多元文化下应尊重彼此信仰

“当时,黄佛德问我,毕业后想投入什么行业?我告诉他,可能当翻译员,但他反问,为何不到三中当教师?”

路透社介绍称,艾姆斯研究中心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它主要从事航空、探测技术和科学方面的研究和开发。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詹马利的人生哲学。他表示,“你能接受的事情,未必其他人都能接受,所以必须事先了解此人的背景或文化等。”

詹马利在古晋中华第三中学升学完成初中学业后,到古晋中华第一中学继续高中学业。他在1965年高中毕业后,在贵人的协助下,到南洋大学升学。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因黄佛德这句话,让詹马利在1969年大学毕业后,回到三中任教,展开他近30年的教学生涯。

女儿詹诗敏受影响接触中华文化

他在1975年辞去民政官员一职,到日本公司担任副经理,因对独中的热爱,他决定重新拾起教鞭。

“面试官知道我是独中生且拥有汉语水平考试文凭时大感惊讶,更要我即席说华语。”

退休后的詹马利在补习中心为中四及中五生补习马来语,笑称尽管75岁,但本身还是有市场。

Published on :Posted on